当前位置: 全天精准计划网 > 房产 > 正文

我身边的那对白光与子群

时间:2019-10-11 13:16来源:房产
前几日,A站、B站资源纷纷“阵亡”。我虽然算不上典型的剧迷,但“涉猎”广泛。这一下子手边可供“消遣”的乐子骤减。然而,是受当前影视资源难寻的现实逼迫也好,是出于对靳

前几日,A站、B站资源纷纷“阵亡”。我虽然算不上典型的剧迷,但“涉猎”广泛。这一下子手边可供“消遣”的乐子骤减。然而,是受当前影视资源难寻的现实逼迫也好,是出于对靳东和陈道明的期待也好,《我的前半生》成了我每日一刷。我没有看过亦舒的原著,对于罗子君的人设是否“分崩离析”说不出一二三点。但剧中白光与子群这对夫妻却总能激起我的一些小情绪。因为我身边也有这么一对“白光”和“子群”,暂且称为老N(男)和老J(女)。加上“老”字,是为了表明他们已经是一对老夫老妻。

老N和老J属于自由恋爱,现已结婚多年。老N属于读过些书但脾气暴躁的男人。脾气坏到在老J决定要嫁给老N时,老N的妈妈还要老J考虑清楚的程度。而老J是个没读过什么书但勤劳肯干的女人。从结婚开始到现在,他们俩几乎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所涉及的事情小的有油盐酱醋的摆放位置,不大不小的有待人接物和孩子教育的问题,大的有房产的处理。由于老J擅忍,而且考虑到孩子,一般都以老J的退让,老N的“大获全胜”告终。虽然老N没有白光那么不知上进,打拼赚钱仍旧兢兢业业,负担起了家里的大部分开销;但他跟白光一样受不得气,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有理。别人说一句,必然要三倍奉还。用剧里的话说,就是“吃相不好看”。而老J包揽了所有家务,让老N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尤记得子群在姐姐家包完馄饨还赶回家,说是要给白光做早饭。老J大抵也是这样的形象。

图片 1

吵吵闹闹那么多年,久到让我一度觉得他们可能会就这样过一辈子了。但就在前几天,这颗从结婚之初就已经被埋下的炸弹终于烧完了引信,开始爆炸。触发事件这里不细说。谁都知道起决定作用并不是当时的那一件事儿,而是日积月累的结果。老N和老J不约而同的吼出了“离婚”。这与白光和子群之间提出离婚的场景高度相似。“离婚”高潮之后,就自然进入到冷战状态。老J没有像子群一样住到兄弟姐妹家去,而是仍旧跟老N住在同一屋檐下。他们一个主卧一个客房,饭各吃各的,事情各做各的。才过了一天,事事要自己动手,老N就受不住了,跟老J求饶,说婚是决计不能离的,说是自己错了脾气不好,说自己会改。用的也就是白光在医院里和子君楼下的那种求情方式。老J跟子群说的话一样:“你改不了的。那么多年,能改的话早就改了。”

图片 2

电视剧里,白光用“自杀威胁”的方式换得了子群的“原谅”。现实中,老N和老J仍旧在冷战。老N仍旧在求和。老J仍旧拒绝。但老J显然心肠软了。她虽然在表面上没有松动,但已经开始默许老N“蹭”饭吃。她跟我说起时,言语里带着对老N吃不好饭的担忧。我想,这婚看来是离不成了。老J就是那个子群,也就跳不出子群的行为模式。这部剧接着往下会怎么演,我不知道。白光和子群是旧戏重演还是从此和睦美满,我也不知道。也许编剧和导演考虑到社会影响,会给他们一个看似美好的结局。但在我内心,可能更希望看到的是一种对束缚的冲破。

我了解老N和老J。我也自认为知道一些现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总能可以看见一对对的白光与子群。他们不是热恋期的小情侣,也不是刚新婚的小夫妻。他们已经长时间的一起走过风风雨雨。在他们之间纯粹的来谈“爱”太过肤浅。他们是相互牵绊相互束缚,对方的影响甚至深入骨髓。是你的还是我的,已经融合在一起,分也分不清。谁对谁错,没有也不需要有标准。想断,没有勇气和决心,断不干净。想改,没有勇气和决心,也改不掉。而有了这样的勇气和决心,也就不存在断与改的纠结。现实总没有小说或者影视剧那么理想,老N绝对没有像白光一样可以舍弃自己生命的凛然,老J就已经开始松懈。之后温水煮青蛙的日子,怕是又要进入循环。不否认,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只是感觉苦了一个家庭。这种苦的破解之法,是享受之,还是在源头就断绝之,我不敢妄言。感情这东西过于玄妙。想着将来AI再发达些,破解之法可能就又多了一种...

(最后来张白光扮演者栾元晖的帅照)

图片 3

编辑:房产 本文来源:我身边的那对白光与子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