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全天精准计划网 > 政治 > 正文

【乡土】乡恋(11)

时间:2019-11-05 00:32来源:政治
10.青春期 11.贺年卡 夜色渐浓,我们挨坐在矮墙,相互沉默在暗影之中。中途我几欲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小敏拍拍身上的衣兜,从左下兜拿出一盒烟来,掏出来一支递向我,我用手

10.青春期


11.贺年卡

夜色渐浓,我们挨坐在矮墙,相互沉默在暗影之中。中途我几欲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小敏拍拍身上的衣兜,从左下兜拿出一盒烟来,掏出来一支递向我,我用手挡了回去。“你还抽烟?哪天我告诉大伯去。”他没有理我,点着后使劲嘬了一口,吐出一道长长的烟幕。

烟头的亮光聚在他脸上,照亮他皱成“川”字的额头。随着呼出烟时伴随的长叹,他说:“兄弟,其实我更喜欢江灵。”我惊讶的看向他,可能考虑到我的感受,他改口说:“或者说是江灵的那种类型,和胡小婧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人。胡小婧当然漂亮,可她身上有股成年人都没有的浪劲儿,摸不着边儿时看了冲动,追到手却又不踏实,担心她的检点。江灵不一样,属于那种脸蛋漂亮又有脑子的女孩,虽然身段没有胡小婧性感,却让人期待一世相伴。”

他提到了检点,这引起我的思考,似乎存在两个极端,也是中西方传统道德的对立。政治老师在课堂上赞扬传统的贞洁美德,也对西方的“性解放”肆意批判,引起了同学们对西方人道德的质疑,而他们这帮“知青党”却在课堂下津津乐道。他们取笑说,西方人看中国人的贞洁,不过如同中国人看阿拉伯女人脸上的面纱一样古怪。这让我学会了换位思考,也一度认为他们的思想前卫到西方人的行列,可他还是期待自己的女人检点,大约只是想将自己解放。我也不赞成小敏对灵子身段的描述,暗地里回想灵子走路时的轮廓,觉得一切刚刚好,不过的确不适用性感这个词。他说起灵子时,那种无所谓的表情就消失无踪,反而增添出沮丧,这不能不引起我的警觉。

“小敏你搞什么鬼?你到底是喜欢胡小婧的浪劲儿还是担心她浪,你俩都睡到一块去了,你还想打着江灵的主意?你再去骚扰江灵,我会和你拼命的!” 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他只能喜欢胡小婧。

“你别担心,我不会和你抢。”小敏苦笑了一下。

“那还说什么期待一世相伴,我会提醒江灵你胡小婧那个了,让她防着你这个大色狼。”其实我这么说,等同出卖了我的自信,起码我还自量。我真怕小敏会对灵子做什么过头的事情。这些城里的“知青党”,鬼主意太多,不知羞涩的相互研究男女问题,什么都不当回事,上学期间竟然能干出偷腥的事来。我们对未婚前的偷腥行径是普遍唾弃的,可是到后来,港台剧携带的港台风气席卷大陆,人们渐渐抵制着接受了。

小敏摇了下头,说:“你就是不告诉她,我都没戏,上次在她家,我就明显感受到你和她们一家人有什么渊源,所以我才着急下手。若是从长计议,也不见得碰一鼻子灰,如今已被拒绝再说什么都不好使了。所以,也不算是我让给你。我现在没那种心思,和胡小婧的结合太突然,反而空虚的不行,心头的话没处去说,我不能说给城里那些兄弟们,怕传出去伤了胡小婧。”

顺着他吐出的烟气,我看到他一缕一缕的忧愁散成薄雾。我生出安抚他的念头,对他说:“哥,你别犯傻了,多少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呢,有什么空虚?我搞不懂你对胡小婧哪里不满意,是不是在为和她睡觉后悔?”

我期待他说出后悔的言词,重塑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可他还是那种无所谓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说:“好汉做事好汉当,既然做了就不后悔。老哥我心里特麻烦的是,十个男人估计得有八个想和胡小婧睡觉,她过于浪了,甚至是九个十个,让人不踏实。你就说你,能不想?”他转过头,面带质疑看着我,显得忧心重重。

这个问题太突然,将我吓了一跳,我赶忙说:“不不不,不想!我才不像你,最多也就是想看她不穿衣服是什么样儿。”我情急说出了心里的真实想法。对于男女之事,我只是揣测,也就是生理卫生课上一点懵懂的概念,何况还有深植于大脑的传统道德。而胡小婧发育到极致的身体,从本能来说的确是一种诱惑。

“那还不是一样!你想看,别人也想看,谁愿意自己的女人脱光了给人看?你不是喜欢江灵么,怎么却想去看胡小婧的身体?”他的担忧从我身上得到了证实,明显有些生气,也将我置入不道德的境地。

我无法自圆其说,脸一下红到了脖根,厚着脸皮回答:“这,不是给你逼出来的,我只是说想看,又没有真的去看。你真是有点不正常,问别人想不想和自己的女人睡觉!”

“你这是自欺欺人,还我不正常,不正常倒好了。曾经,我的语文老师,算是个诗人。他说所谓正常人,就是俗人的别称,跟风,势利,盲目崇尚抵制个性,活到最后也活不明白的人。”他莫名的说起不在我意识形态的话题,令我无法接口,然后他问我:“你到底喜欢江灵,还是胡小婧?”

“你这是什么话!当然是江灵,就是你俩没过睡觉我也喜欢江灵!”我急了,好像感觉他要和我交换似的,虽然我们根本没有这个权利。我又补充一句:“喜欢是一种感觉,又不是定义,没有因为所以。”

他瞅着我笑了:“那你记住,胡小婧是你嫂子,轮不到你看她不穿衣服的样儿,你给我放规矩点儿。”

“好吧,我只是说溜嘴了。”我言不由衷回答,认为引发错误的是他。

一轮明月渐渐悬空,照亮了我们面前的打谷场。大地渐渐披上了光辉,房屋和树杈从暗影中显现出来。我抬头望着高悬的明月,它从远古见证过众多中外男女,应该知道男女问题的客观答案。古人所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清也好,浊也罢,不过是自相情愿吧?对错只是相对于环境,自己的事情取决于自己愿意。

如果我说班内同学谈恋爱的状况蔚然成风,可能有些用词不当。不过四十多人的班级,谈恋爱的有十几对,似乎规模也可谓壮观。连大家的口头禅都会是随意一句“不够爱情” 。其实真的不够爱情,只是一种浅显的喜欢,那更多是来自于身体上的,还没有上升到个性的专注。

班内同学的学习状况可想而知,除了极少的相互鼓励学习更加刻苦,大多数沉迷于男女思慕之情,学风日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是个不同于庸碌长者的人物,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自己无需努力。有个五班的男生大冬天穿一身单衣,冻得直哆嗦,可它宁愿以此表达自己与别人的不同,是个不同于那些庸碌中年的个体。

小敏说,他的语文老师,那个诗人说过:功成名就的莘莘学子并不知恋爱冲动为何物,以他们对待学问的严谨态度,根本谱写不出动人的爱情故事。事后证实,只有年少轻狂不能原谅的莽撞,才能铸就莎剧的悲剧经典。是的,悲剧。对于人生来说,犹为可贵的悲剧。一如带伤的瓷器,才有资格晋升为上品。

我还没有能力理解诗人的话,只是觉得男女问题,可能受限于不同体制的教育。足智多谋的中国教育家,把外国遍地无法扼制的早恋,通过高难的课堂知识成功扼杀于青少年时期,这很符合中国人图省事的特性,但并不能归结为责任心。事实上待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时,因为缺少了年少轻狂感性的一课,凭借成人的理性反而促成了众多只为过日子而并非倾慕的婚姻,也让众多人脱离了崇尚爱情的生命主线,令婚姻和爱情分离变成现实。

我在身边的家庭看不到爱情,更像是凑对儿。男人们流传的治家格言是:打到的老婆和到的面。多么可怕的领悟。

转眼新年将至,明信片像雪花一样在同学之间纷飞。新年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期待,还有表达的渴望。同学们成套的购买着不同背景图案的卡片,相互送上淳朴的祝福。我向小敏要了一张笔记本最后那张硬封皮,空白而光滑,折起来刚好明信片大小,这使他敲诈我义务做一件事情。我从书上找了一张荷花的图景,以相同比例用彩笔临摹到自己裁剪好的贺卡上,另一面用纯蓝钢笔在画好的黑线上写下我的赠言。本来我想写得充满诗意一些,可我的文学功底不赞成我那么去做。我在表达的语气和身份上纠结了很久,字斟句酌的隐含了自己的情感,也避开求爱的嫌疑,其中引用了《爱莲说》的内容:

江灵:(我没写灵子,觉得她不希望我当众这么做)

新年愉快!

愿你像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早日实现自己的理想。

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你回头笑靥如花。

我以你的幸福为快乐,此卡为鉴。

                                              曹小亮

帮助灵子搬作业本,是能向同学展示我们特殊关系的唯一机会,也是我们交流问候的最佳途径。本来我想在这样的时间把贺卡送给灵子,又担心两个人的场合容易引起她的戒备情绪。我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直到我自以为是的危机感出现。

数学老师讲授圆周角,我们神奇的发现,同一段圆弧,同侧对应的圆周角相等,与另一侧的圆周角互补。于是我把圆弧一侧不同倾斜度的圆周角看作长相或能力不同的男生,另一侧代表女生,用它们组成了众多互补的情侣图形。我发现只有弦为直径的图形最好看,要么组成较规则四边形,要么就像飞机的翅膀。而直径以外的弦对应的情侣图形都有些失衡,这让我想到了我和灵子,我们的图形明显是失衡的关系。

年轻就是太害怕失去,也还不懂得克制贪婪,下了课我就采取了行动。

当我把贺卡递到灵子手中时,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她绽放出会心的笑容,眼睛平静的像一面湖。“曹小亮,谢谢!”,然后,把贺卡塞到那个淡蓝色的笔记本中,没有看上面的内容。我浅笑一下,仓皇逃回了座位,小敏却像个间谍,审视着整个过程。他说我是个孬种,不配这么好的女孩儿。

整整一周,我没有等到灵子馈赠的贺卡,心头颇为失落。我想,她是用沉默言明了拒绝,可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我没有因为她不喜欢我而终止想念,那时的我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灵子也不再像从前回头看我。

编辑:政治 本文来源:【乡土】乡恋(1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