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全天精准计划网 > 政治 > 正文

我只是想在一个纯粹的组织里和一帮纯粹的人做

时间:2019-12-12 07:50来源:政治
上帝用前六天创造了世界,最后一天, 他造了一座大学生活动中心 在大陆的学生组织里,总有人觉得自己人脉通天,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怎么会缺朋友? 可是学生组织里的事,大多

上帝用前六天创造了世界,最后一天,他造了一座大学生活动中心

在大陆的学生组织里,总有人觉得自己人脉通天,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怎么会缺朋友?

可是学生组织里的事,大多局限于学生组织里。

每年学期末学校周边的小饭馆里,总有某些组织的几桌,喝大了,人人哭的稀里哗啦:什么你不留任我他妈一个人好孤独啊,什么永远都是兄弟姐妹啊,什么一辈子都是某某组织的人啊。然而太多人不明白那都只是一瞬的事,离开了那里,失去了交集便失去了共同话题,到头来还是孤独。

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空中的星封禁了你的嘴,你沉默得像一只王八。

你说不,你要热闹。每个学生组织都喜欢带着大一的小孩出去通宵唱歌,喝酒,在一部分人眼里,这基本是顶顶有趣的事情。有人不想去,他们便不乐意,用尖锐的嗓音说"大晚上的,你又没什么事,我大一的时候……"大一的小孩哪见过这阵仗啊,便服了软。

天亮了,他们还要在朋友圈感叹两句:

学生会,辛苦了。工作好累!

他是我一学长,也是上一届校学生会主席的竞选者。当时他参加竞选时没有一个人看好,一是当时他所在的院系小,天然得到的支持就少。二来他的履历确实一般,更显弱势。何况在他之前,他自己的学院里还不曾有人挤进校会,自然没多少支持。

他不信邪,累死累活两年只有唯一一个目的 —— 打进校会。

而我,是他招进来的,也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自然关系不一般,知道他很多事。

为了搜集情报,他能够涎皮赖脸地跟其他院会的干部称兄道弟,据说短短一个月他的"铁哥们"数量就破了三位数。隔壁学院每逢周五就组织户外活动,傍晚时暑气逼人,他挥汗如雨地和他们学生会的人一起搭帐篷搬水。

有次我和朋友在操场碰到他,他小麦色的皮肤已经深了一个色度,咧嘴笑的时候牙白的渗人。朋友挤眉弄眼的对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神古怪。

"你一直看着他干嘛?"

"你说他何必呢,为了那么虚的东西。"

2

听说这个师兄和院会朋友出去吃饭,基本都是他买单,眼皮颤也不颤。明明他的生活除了日常开支应该不会有什么剩余,也没见他做过什么兼职,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只是每一次部门活动时拉到的赞助,剩余下来的钱也没见过流进学生会,那些钱到哪儿去了他也没和我说过。

哦,忘了说,他是我们学院外联部部长。

一到聚餐的时候,就到了他拉着一部分人上蹿下跳的时候了。他们手持酒瓶与酒碗,在桌与桌之间来回的打转,沙哑着嗓子吼叫道:

"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我们这么久的交情了"

总要跟人喝出个胜负来,每每喝的脸从白,到红,再白。这还不够。还不能达到能让他们爽的地步,还要拖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到主席们的面前,声如洪钟,称兄道弟一番,引得周围人齐刷刷地看。

然后再慢悠悠地把酒给喝了。

好了,舒服了。

3

但最让我为之侧目的还是他讨好老师的那股劲

那段时间,听说有人贩子在学校附近的小学出没,老师的孩子正好在那上学,那师兄得了消息就赶着去请命,想要接送那孩子上下学。

"我弟也在那里上学,接一个是接,接两个也是接。"

"可你还要上课...."

"我们现在课少,不怕。"

"你学业重要,还是不麻烦了,我可以请保姆。"

"现在随便一个保姆都要五六千,不划算。"

"......"

学长又扯了一下不知道是道听途说还是真的调查过的消息,我大概可以想象老师是怎么被说服的。

4

竞选那天学长和其他人一样准备了PPT和计划稿。计划稿很详细,装订精美,前两面写了大纲和细纲甚至还具体到了落实时间。他的计划稿足足是一般竞选人的两倍高,不看内容,光这份诚意就让人感到很大压力。

但是我这个学长,这个计划稿比别人两倍高的竞选人还是落选了

我在厕所听到了他打电话抱怨:

"还争什么争?"

"上面都内定了,有个小子为了拉票直接请所有有投票权的人吃了饭,美曰其名说是联络感情,实质上就是赤裸裸的拉票;还有个混蛋给老师送礼,搞来了一个青马的名额,培训回来直接内保晋级,我们这些老老实实准备竞选稿的人简直傻透了!"

我拉起裤链,提了提裤子,没急着出门,不动声色继续听,果然:

"这样玩有什么意思?"

"我们累死累活一两年,熬夜准备讲稿,最后还不是拼不过那些花几个钱的官富二代?"

"我也是脑抽了才想继续留着,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不留也罢!"

他又狠狠骂了一通才算解气,然后精神抖擞的走回会场,像只战胜的斗鸡。

5

一般能站到那个讲台上的都是各院系里面的佼佼者,水平不会差太多。所以平心而论,他的演讲并没有比别人好。而且我一个低年级的都明显感觉到他演讲时

半个小时的演讲,对于他来说远远不够,ppt上全程无重点,满满的都是废话。

是的,讲真,他讲废话的时间半个小时是远远不够的,他有一次喝醉了,我送他回去的路上,也许是许久的压抑让他大吐心声,近乎嘶吼道:

"学生社团这种地方,能学到最大的一项本事就是说 废 话,而且是大幅度提升。

没有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说出这句话。生活中,说话有两种技巧是必须掌握的。一种是把两个小时的话说成五分钟,例如告白、装逼、写情书;另一种则是把五分钟的话说成四个小时,例如作报告、在领导面前发言……说废话,的确一门艺术。

在学生组织任职的时间越长,说废话的能力就越能精进。我也出去参加过几次学生组织交流论坛,各个学校的主席都在台上各显神通,某某组织的组织架构啦,新媒体啦,什么什么现状如何改善啦,这些话你是不是似曾相识。

这真的是一门本事,正常人都不懂的问题能从我嘴里蹦出答案来,那我不牛逼谁牛逼?这三个问题,就好像学生组织的仁波切一样,一代一代地传承了下来。从主席们口中听说,他们很多人早就成为当代大学生中的男神女神很久了。

但就内容而言,还是有一种做政府工作报告的喜感,只是笑点没那么密集罢了。这个喜感的来源,只是因为他,太当真。

就好像小时候,大家一起过个家家,你演妈妈,他演爸爸,他真就以为自己是爸爸了。动不动还觉得你们应该晚上一起睡觉觉。爸爸多厉害啊,会修电视机,还会骑电动车。

可惜啊,他只是扮演了爸爸而已。

6

第二年轮到我的时候,我重复了师兄的老路,带着一种孩子蹒跚学步的惊奇感,我粗糙的模仿前辈找关系、套近乎的套路。我渐渐知道当我想要的更多的时候,所谓光鲜的履历或者煽情的讲稿是不够的。

如果不成为利益相关者,那么我永远也得不到旁人的支持。

在我成功靠着套路当上部长的时候,我的那位学长也一改之前竞选失败时的颓废样,毕竟我被他带的这么"优秀",他也没理由一直倒霉下去。

大三开学不久,他便趁着校科协的候选人摇摆不定,成功打通分管老师,钻了空子,当了科协外联的主任,又继续他那吃香的喝辣的生活,可惜,我不在是他的干事,享不到福了。

听说他最近凭着他那"优秀的政绩"换了一部果7,又到外面和女朋友租了房子过着逍遥日子,有时候也挺羡慕他的,关键也没有人举报hhh。

7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

在我的世界里,想到大学生,第一应该想到的词:是热血,是勇敢,是敢于探索人生无限的可能性。而不是小小年纪就故作老成,学着大人天天开会,顺风接屁,把时间浪费在根本无所谓的东西上。

就像烂香蕉味和鲱鱼罐头味混合在了一起,达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学生组织每年注入新血液的季节都是刚开学的时候。那时候大家都还是雏儿,前脚刚进大学,后脚就被这些XX会,XX中心盯上了。宣传招新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说这么一句话:

"学生会就是一个微缩的社会,来锻炼锻炼对今后的职场生涯是很有帮助的。"

讲台上的学长学姐们侃侃而谈,如有神助,仿佛已是天选之人,成功人士buff 加成,15k,管培生,BAT大格局,厉害得不得了了。

连工作都没有做过,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说出"你今后的职场生涯"这几个如此沉重的字?我以为这是一种误导。让那么多大一新生们,真的以为自己通过了学生会的面试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有人要反驳了,不,我工作过,就去年暑假,在某某企业、某某公司、某某报社某某小组实习过。这样好像也说得过去。打印复印文件,复制粘贴一些稿件,分类一下材料,就是工作了。

我的小堂弟自从他农村的家里装了电脑,来我家看我在打游戏的时候,都会忍不住以他1000分不到的天梯水平来指导我。每次他这么做的时候,我就会狠狠地殴打他。他怕疼,后来只能跟老家村上那个不知道叫小狐还是小虎的小他两岁的小孩讲他玩影魔的过人之处。

曾经恐惧着生活会把自己变得市侩,然后决心与之抗争,但最终还是生活他妈的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无欲则刚,有欲则柔,柔则变通,大概长大了就觉得这都不是事了?

我当然可以故作清高的离开学生会,自此好像就天空海阔了一般。

但我却不自主的想起那时一起共甘苦的同伴,我们把自己的部门当成家一样去呵护,他在大二结束时离开了,带着略显复杂的表情在我竞选前拍着我的肩:

"你比我不容易,同流不合污需要过分的聪明和努力。"

编辑:政治 本文来源:我只是想在一个纯粹的组织里和一帮纯粹的人做

关键词: